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专题专栏 >

琴声复来,红衣女又握着笔表演起来

发布日期:2017-09-28 10:15
点击数:
来源:凤凰时时彩

 
 
  网络说事之七
老林,你为什么偷梁换柱,将说网名改成网络说事?是不是又新起一炉灶。但又堂儿皇之冠以之七。
小的是这样的,我觉得网络说事宽泛些,说网名太话题太窄了。因此耿耿于怀,将其拿下,让网络说事归位。
原来如此。也罢,,,小的沉吟起来(小小年纪已开始多愁善感),都行,只不过一个形式标题嘛。你看那标题党。
说起那标题党我来了劲。我拉上小的就往标题党群跑。嘿,好大声势,威武俨然!首先出语不凡,本室为正规注册聊天室,无胆识者勿访,要较真者拒见。转眼又化为一张可掬笑脸,本室恳求你加盟,拟招室长一人(副处),副室长二名(正科),办事员若干(不跑腿只坐办公室)。
进得办公定一名头像斧头劈过一样尖的负责人接待了我俩。
不知是用人心急还是咋个的。他马上向我介绍起产品来,特大号字标题赫赫在目,某大形作业场出众多文物价值连城。细看内容清单却是针鼻子大雨花石一片,一克重钟乳石二,民国晚期烧制瓷片一。,,,,这些文物都价值连城,我们家乡简直用箩筐挑。小的滴咕着。我连使眼色,幸好主人正忘神介绍,没有听着。这是我工作室为一家考古杂志创作的。在我们的包装下,该杂志已远销国外,现成了我们长期签约的合作单位。
下一个,名医出手悬臂三丈卡然复位。这个标题有形象有声音。小的说。这次主人听到了,卿里哪里。可看正文却是一老年人晨练用力、可能猛了一点,尺骨脱臼,神医一动手就复位了。为什么又悬臂三丈呢,这位先生住在三楼距地面十米,不正是三丈吗。老先生脱了臼站在阳台上,不是臂悬三丈吗。不用说了是为某医院设计的宣传广告。
有了,有了,今天我们的创意广告有了。主人进入工作状态?墙显示屏幕上一行大行字一呼而出:仙翁率六神打D(大的)来袭,牛逼工作室锦上添花。小的说,正文是不:是这样,今日中午十二时二十五分又十秒,得道高僧林木森氏率高徒大的,到本工作家室参观,,。。宾主谈话在融融气氛中举行。
妙妙!你真是我的知音!主人拉着小的的手送我俩走出办公室。
他这个标题真有味,有英文有悬念。又时尚宣染神密氛围。我说。也是,不过我没懂,悬念在哪?悬念一,既是神仙何以还要打的,二,网约出租车来要干什么。哦,我明白了,不愧为标题党!只是我的小的要改成大的,你要改成六木仙翁了。我俩哈哈大笑。
(二0一七,二,二十七)
 
 
 
  说网名之六
那日,雅性偶发。去书法练兵室逛了一圈。同去的还有书法发烧客。
进得室来,古铮泉涌,一红衣女子在琴声中飞笔。一张雪白宣纸,空灵之草书跃上,,,。
有味,有味,发烧客拈须(错了,无须,只有下巴)赞不绝口。是赞美女还是赞字?兼而有之兼而有之!他似乎觉察到我在笑他的酸,马上回到现实,就是这样过瘾。与时俱进嘛,书法就是要配音乐,由美女表演。好好,我说不过你,又是文学要与音乐为伍,诗歌要与画相伴,不然,不然什么,,忘了。不然就要被淘汰!他忿忿地说。马上又回到往古,此竖子不可理喻。我也不管他说我是竖子还是树子。心中说,我林木森就是多木,就是树子。
不过怎么他缄口无声了?
哦,原来琴声已停,美女也退场。一个书法博士开讲了。别看他三十来岁,讲得我这个门外汉都感兴超了,别说发烧客了。我偷偷瞄了他一眼,这会没拈下巴,而是濒濒点头了。
书法从秦开始是一个破天荒地大转折,因为从金篦文篆书到隶书变成,了易认易写的隶书。书法归位于普通人,这那个不知道,要你饶舌。不过我这里才恍然大悟,我过去练篆字,越练越差,最后自已都认不得了。我该练隶书。不过没说出来。怕影响现场氛围(没事的,这是网络,现场在千里之外),主要是怕发烧客抓住把柄取笑我。
走过神,博士已讲过上百年了:苏轼才是真正将书法推向极至。它让书法站起来。以后上千年自到今楷,行,草都在他的影响下。这个我赞同,不是他的《兰亭集序》吗?我看发烧客又在那里发怔,了。不是说是苏东坡吗这里怎么是苏轼。还有三苏究竟苏辙是父亲还是苏轼是父亲。我知道他掉陷阱了。我不说。博士下面的话让我得了一惊,书家讲书的理论颇多。不过有许多骗局,让你如坠迷雾,不得要领。比如说字要郁结而灵动。你总是费解,为什么笔画郁结了而又能灵动呢?郁结肯定是行笔手法,灵动无疑是效果。我这里负责任告诉大家,古人正话反说。郁结就是明快。这就对了,只有明快的行笔(像笔划沙一样),写出来的字才能灵动,神采飞扬。我叫绝,博士就是博士,他解决了我过去郁结(紧紧死按住笔)行笔越写越不灵动反而呆板的原因。
他还说,比如写是字的一捺,按理说,要用力下压笔慢才写得有力。错,要提起笔快写才有力。我赞成我体会了好久。过去我请教一个书法老人捺要怎样才写得好,他说像撕布。(撕布就是果断如划玻璃一样是那一下)。这与博士说的殊途同归吗?
我看发烧客,他也点头。这回我俩同步意见一致了。
场内传来阵阵啪啪啪掌声。博士报告完了。琴声复来,红衣女又握着笔表演起来。
发烧客似乎还在沉思不醒。我说夜深了,明天再来。
我俩作别聊天室,下了线。
(二0一七,二,二十六十二时半))
 

网站首页| 机构职能| 工作动态| 图片新闻| 基层动态| 部门工作| 工会文件| 政策法规| 劳模风采| 专题专栏|